返回栏目
首页时尚 • 正文

《欢乐颂2》剧终:从未见过如此嫌贫爱富的电视剧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张云梅

“嫌贫爱富”早已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落伍词汇,但这个词汇所包裹的价值观与人生取向,却在一部火爆的影视作品中贯穿始终,并被认为是对现实的真实反应,这种感觉还是让人看了很不爽。

文/陈小二

《欢乐颂2》昨晚迎来大结局,其所影射的社会问题再次被推送至观众眼前。从“处女情结”到大城市买房不易,从家族财产大战到婆媳关系,都轻轻撞了一下现实的腰。

第二季中,欢乐颂五美继续着她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但总体来说,还是在继续“赢者通吃“的逻辑,有钱人永远是人生路上的赢家,一路高奏凯歌;穷人则总是挣扎在倒霉的泥潭里,翻身逆袭机会等于零。

编剧对“富二代”的人生缺乏真正了解

本季中,处于五美阶层顶端的安迪在财富积累上完成了大跨越,继承了外公三套房产外加古玩、字画若干,成为名副其实的亿万俱乐部成员;情感上,安迪虽送走了白手起家的大老板奇点,却迎来了“打都打不走”的高品质“富二代”小包总。

富家女曲筱绡呢,则一边继续各种撩拨赵医生,一边用她的毒舌继续取笑着穷门小户出身的樊胜美与邱莹莹。她没底线——骗爸爸说“自己可能被人下药”,其实是为了让爸爸火速赶到酒店戳破哥哥偷情的丑闻;她对五美每个人的恋爱对象都搞背后调查,第一季拆穿了邱莹莹的渣男男友白主管、查出了樊胜美男友王柏川开的宝马是租来的,第二季她又对乖乖女关关的歌手男友谢童做了背景调查,查出谢童前女友自杀的事情。

So, 这又怎样?曲筱绡一个在海外留学不学无术的混混,因为自带了富家女光环,她干涉别人生活的行为被视为仗义,对邱莹莹的讥笑被视为刀子嘴豆腐心……

其实,生活中如果真有这样的姑娘在我身边,早一万次拉黑了。你富你有理?曲筱绡的国外留学,不仅没把英语学好,老外的边界意识、平等意识也是连皮毛都没学回来。

说实话,无论是原著作者还是编剧,对“富二代”的人生缺乏真正的了解,充满着对“富二代”人生的想象。

阶层逆袭被渲染为无法实现的梦想

在《欢乐颂2》中,富人安迪、曲筱绡的人生是开挂的,其他人的人生则是“被倒霉催的”。

五美中的“中间阶层”关关,前半生一直在做乖乖女。她积极向上、不停丰富自己。但是,她跟站在其上一层级的曲筱绡还是没法比,纵使她再喜欢赵医生,赵医生也不曾对她青眼相看。编剧预设了这样一种主题,那就是关关在能力、心态与魄力方面,跟“富二代”曲筱绡根本没法抗衡。

这种剧情安排,透露的是受过良好教育、中产家庭的女孩子,在财富与爱情面前的无力感与挫败感。编剧用关关的人设,狠狠嘲笑了一把中产阶层的教养与追求,她们在“富二代”面前不堪一击。

相较而言,处于五美中底端的邱莹莹与樊胜美的处境似乎更糟糕。邱莹莹再次恋爱又遇“奇葩男”,这次非处女不娶;做网店利润稀薄,收入仅够糊口,经常一张口,就被小曲批愚蠢。

而樊胜美的原生家庭更是像噩梦一样一直纠缠着她。樊胜美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打怪升级,异常艰难。不过,她的怪兽似乎永远也打不完,哥哥嫂嫂因扫黄打非被抓、亲家上门要钱、父母断米断钱、男友好容易要咸鱼翻身又被骗70万而破产……

这样的人设,自己累,身边人也累。她即使再努力,家也是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自己与男友再拼,也是难翻身。这样的樊胜美,还被曲筱绡嘲笑为“捞女”,被关关的妈妈讽刺香水味太浓,穿衣没品。她的逆袭,是个无法实现的梦想,她被贴上了剩女、虚荣、俗气的标签,而她的努力、上进、温柔、体贴,在前一个标签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的确,阶层逆袭在哪个时代都不是特别容易的事。这一点,陈志武做的量化历史与英国BBC的纪录片《七岁起》都给予了证明。

不可否认,家庭永远是个人成长路上最强有力的跳板和支撑,而且,家族之间往往还彼此勾连。这也是我们为何经常慨叹“牛人为何都相识”的原因。金庸、徐志摩、琼瑶是亲戚,哈耶克跟维特根斯坦是表兄弟,莫不如此。

但是,一部电视剧如此赤裸裸展现对有钱人士的赞美,无视底层奋斗者的努力,还是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美剧中,探讨都市男女的友情是一个常见的剧情。像《老友记》《欲望都市》《破产女孩》……能看到阶层,但更能看到平等。所谓朋友,就是价值观趋同,更重要的,阶层的面目是模糊的。

作为老牌美剧,《老友记》中的六个朋友,家庭背景各异、学历参差不齐,六个人的职业、阶层差异巨大,有钱的罗斯有自己的公寓,穷困潦倒的乔伊经常口袋里就几块钱。

但是,当他们坐在中央公园咖啡馆长沙发上侃大山的时候,从没有哪个朋友会像曲筱绡嘲笑邱莹莹一样嘲笑过乔伊;也从未见按摩女菲比像樊胜美一样,对谁家的大房子心心念念,还非要在男朋友的房产证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你也很难想象《破产女孩》里出身贫寒的女招待麦克斯会被出身豪门的朋友卡洛琳讥讽。在这部讲述两个女孩逆袭的美剧中,曾经的豪门千金卡洛琳才是总被嘲讽、挤兑的对象。至于每一次跟豪门、艺术家的艳遇,也大都发生在麦克斯身上;相反,卡洛琳因为太过傻白甜,还经常遭遇渣男,每次都是麦克斯挺身而出将其迷途劝返。

“嫌贫爱富”早已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落伍词汇,但这个词汇所包裹的价值观与人生取向,却在一部火爆的影视作品中贯穿始终,并被认为是对现实的真实反应,这种感觉还是让人看了很不爽。

现实中,小人物通过自己努力过上体面生活并不难

还是那句话,无论什么时代,阶层逆袭都不容易,但是,这却无法抹杀小人物的努力与奋斗。起码,现实中樊胜美与小邱这样的人物,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并不难。

编剧千万别忘了,樊胜美是一个大美女,而且非常上进。你再嘲笑她的家庭,也无法否认她自身的硬件。套用一套与编剧同样low爆的价值观,即使樊胜美家庭再落魄,也有人愿意为她的美丽买单。特别在网红风行的时代,樊胜美可不可以做直播?

至于邱莹莹,她才是真正站在互联网风口的人,她做电商在线卖咖啡,不仅有货源还有实体店,在讲究情调、资源与个性化的今天,邱莹莹这个小而美的网店,蕴含着巨大的商机。那些互联网企业拉到风投的老板,可以看看他们的年龄,邱莹莹这样的素人并不少。

其实,跟邱莹莹比,小包总家的实体经济、曲筱绡家的贸易行当,现在的生意都不好做。多少小包总妈妈那样的富婆,家族企业陷入困顿,正被民间借贷搞得焦头烂额。他们的人生,哪里是编剧想象的那样?

编剧对中下阶层展现出满满的傲慢与偏见

眼下很多编剧,对富人生活有一种很可笑的想象。一提富豪阶层,就自带光环,歌颂他们勤奋、上进、有追求;特别是二代们,个个衣着光鲜、美女帅哥环绕。

这些具有玛丽苏情怀的编剧,认为富人“赢者通吃”,对中下阶层展现出满满的傲慢与偏见。而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价值观讨论,包括最新的经济现象,全都在剧中缺乏展现,这可能也是编剧、导演本身无法驾驭的。

其实,富人果真是这样生活的吗?编剧也不清楚。在安迪拿着客户的钱对小包总妈妈发动“华尔街金融阻击战”那个桥段中,编剧的认识与法律常识就暴露无疑了。

事实上,现在许多青春偶像剧,都在不断重复这种思维。看出身、看财富,出身尊贵者可以一路通关,出身卑微者则一生都要挣扎在命运的泥潭中。前不久热播的《三生三世》,亦是延续了这种思维惯性。素锦、玄女,这种出身低贱的女配,一路都在抹黑出身高贵的白浅,但他们终其一生都无法跟白浅的资源、人脉抗衡,注定就要走一条痛苦的不归路。

“嫌贫爱富”暴露的是一种粗鄙化、扁平化的审美倾向与价值观,它加深了不同阶层之间的误解与对立;也是对艺术的伤害,抹平了社会生活的复杂性与多样性。

其实,如果研究一下这些编剧的出身与心理,倒可能是一个不错的话题。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5-2015 中国媒体新闻网 版权所有 邮箱:zh@cmnnw.com 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707-713号银高国际大厦9楼A30室 电话 00852-30697097
登记证编号:65197070-000-09-15-5 传真:021-39526292 备案号:沪ICP备15041096号-1 法律支持:上海市中浩律师事务所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