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中国媒体新闻网

商旅中国

新闻热线:021-39526292

投稿邮箱:864972658@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业

一名乡镇党委书记的自述:认领42份责任书,一半多是“甩锅”

发布时间:2019-08-07 15:59:27来源:人民日报 浏览:编辑:陈思静

  目前,乡镇政府权小责大,甚至有责无权已成为基层干部的共识。一些上级部门把不该乡镇承担的工作通过签订《目标责任书》、发放《任务告知书》以及下文件、发通报等方式,以属地管理为名安排到乡镇。

  这些工作具体有哪些?它们是怎么被甩下来的?半月谈记者采访了一位在乡镇工作了12年的镇党委书记王辉(化名),他用一个个典型的事例,讲述了这些被甩下来的“锅”,以及乡镇在“背锅”时的各种滋味。

防疫防火防滥采,啥事都能往下甩

  王辉告诉半月谈记者,从2018年1月至2019年7月,其所在的乡镇共认领各类《责任书》《任务告知书》共42份,其中属于乡镇职责范围内的有20项,主要包括党务工作、脱贫攻坚、乡镇规划、用地审批、禁毒宣传、综治维稳、民生保障、基层政权建设、农村经济管理服务等。“剩余22项任务,都是各单位和部门‘下放’的任务。”

日常约承担60项工作,其中36项是本职工作,其余24项都是上级或各部局以“属地管理”的名义甩到基层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各类执法事项上。

王辉进一步梳理后发现,他所在的乡镇

  2019年上半年,多地暴发非洲猪瘟疫情,县里要求各个乡镇加强非洲猪瘟道路运输管控工作。“乡镇一没职能、二没监测设备、三没专业人员。”王辉说,“任务既然分下来,我们只能找几位村民,戴上红袖标,把持在各个路口。遇到运输生猪的货车,根本没法鉴别,只能一律劝返,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淘汰黄标车,属于交警部门和环保部门的工作职责,但上级部门为了完成此工作,就把任务分解到各乡镇。而乡镇没有扣车权,只好分解到各位工作人员头上,挨家挨户去做工作,劝说当事人去回收公司和车管所报废车辆。

  私挖滥采的打击整治,是国土局的职责范围。但在现实生活中,国土局只负责出具一纸《处罚决定书》,具体执行取缔则是乡镇政府。但问题是,乡镇经费主要靠县财政拨款,拨款并不包括执法成本支出,何况乡镇党委政府并没有执法权。

  护林防火工作同样如此。去年秋季,一位村民进山祭祖引发火情,过火面积13亩。此人被派出所拘留10天,被乡镇政府罚款1000元。但是罚款处罚应由公安部门的消防机构执行,县里消防队没功夫过来罚款,乡镇会计没法入账,罚款也不能继续留在乡镇政府。等10天拘留期满后,乡镇政府把罚款退还给那位村民。此事在当地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损害了基层党委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

乡镇无权无人无财力,真的接不住

  对于非洲猪瘟道路运输管控工作,王辉认为,乡镇人员、村干部根本没有权力上路拦截货运车辆。疫情运输管控,属于交通局、畜牧局、防疫站等单位,乡镇可以配合工作,但在实际工作中,看不到这些部门的人影,乡镇干部成了主力,出了问题还要问责乡镇。

  打击整治私挖滥采,国土局同样把取缔行动的执法成本甩到乡镇。乡镇在执行时,需雇用铲车、卡车、挖机等器械,雇用专业人员协助以及炸矿所需的炸药,这些费用都要乡镇政府自己想办法开支。

“说是借用,实际上就是白用。每借一次都是‘人情债’。”

王辉只好厚着脸皮去向辖区有铲车的企业或个人借。次数多了,他再也不好意思张嘴。但是,于是乎,即便不堪重负,也要继续承担一些本不该承担的职责,以及由此产生的负担。

  两条高速穿境而过,当年在优先保障高速重点工程建设的同时,也遗留了民房震裂、水渠修复、排水淹田等100多条群众诉求问题。当年的“高速协调组”作为临时机构,早已解散。乡镇党委书记带着群众意见,多次前往位于市里的高速公司寻求解决,但位卑言轻,无人搭理。

  返回县里,请求县领导出面协调。副县长现场办公,得出的结论是事实不清、职责不清,请乡镇政府调查清楚后再说。这就意味着把皮球踢给了乡镇。

  “复杂的、难办的事,县里就推到乡镇。”王辉说。现场办公会上,群众满怀期望而来,见此情景纷纷冷嘲热讽。乡镇党委书记当场和副县长怼嘴:“你官大,你去调查吧!”现场办公会不欢而散。遗留问题只能慢慢解决了,但谁心里都清楚,这可能要无限期搁置了。

流汗又流泪,减负先减“甩锅”压力

  村民李某违反计划生育,超生三胎。乡镇政府受县卫计部门委托,按照规定去征收社会抚养费。事后,当事人以乡镇计生服务站工作人员无执法证为由,告到法院。

  王辉获悉后赶紧到法院咨询,被告知法院一旦立案受理,乡镇政府必败无疑。后经与法院和当事人多方协商调解,把罚款先退给当事人,事情才得以化解。之后,再由县计生委副主任拿上执法证,从县城跑到村里执法,这才完成了罚款。“因为其他部门的事,差点让我们收到法院的传票。”王辉长叹一口气。

  王辉不愿将他梳理汇总的“24项甩到基层的非本职工作清单”公开,乡镇在最基层,哪个部门也不敢得罪。“一旦公开,不仅科级局长们会有意见,县里、市里的领导都会对我有意见。”

结合乡镇工作实际,王辉提出四个建议,希望能真正为基层减负。

一是建立乡镇工作清单制度。

严格按法律法规行使职权,对需乡镇负责的各项任务,县直部门要提请县委、县政府把关后,以清单形式发放到乡镇手中,防止各部门将自身职责转嫁到乡镇。同时,要加强业务指导,避免只满足于安排发文和汇报总结。

二是辩证看待压力传导与基层减负的关系。

负担必须减,压力不能减。本职工作的压力不能减,但是上级部门或相关部局给基层“甩锅”的压力一定要减下来,这也是为基层减负的根本要义。

三是严格执行乡镇机构改革方案,

落实各站所定部门职责、定内设机构、定人员编制的“三定”规定,推进行政资源下沉,理顺机构职能,全面提升乡镇履职效率和便民服务效率。

四是完善问责制度和激励机制,坚持严管和厚爱相结合。

准确把握“三个区分开来”的政策界限,拓宽基层干部发展渠道,进一步激发基层干部担当作为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来源:《半月谈》2019年第14期,记者:赵阳

责任编辑:陈红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