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中国媒体新闻网

商旅中国

新闻热线:021-39526292

投稿邮箱:864972658@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

【南疆古丝路特访】 走进瓦罕走廊 寻访古丝路的文化遗存

发布时间:2019-11-23 15:40:58来源:中国媒体新闻网 浏览:编辑:陈思静

      中国媒体新闻网 影像西部网塔什库尔干讯(记者 王雪峰 通讯员 刘磊)公元627年,大唐高僧玄奘从长安启程赴天竺(古印度)那烂陀寺,公元645年回到长安,将其所见所闻写成一部《大唐西域记》,成为今天人们研究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古代历史地理的珍贵典籍。就连现代印度史学家研究本国历史时,也不得不借助《大唐西域记》。为了纪念这个活跃了千年的重要山口,在海拔4200米的罗布盖孜沟的山坡上,玄奘取经东归古道考察队在这里设立一块“玄奘取经东归古道”纪念碑,碑上有冯其庸先生的题跋,背面有长文介绍古道的历史及发现过程。在这条连接东西方的千年古道上,即此有了一个新的地理坐标。

  为了探明玄奘东归所行之路和拍摄这块地理坐标,2019年11月13日,记者在卡拉苏边检站参谋周明杨和排依克边境派出所民警阿布都赛米陪同下,冒着初冬的严寒和冰雪公路,艰难的向罗布盖孜沟的山坡行进。但由于公路积雪没有融化,坡道路滑,没有安装防滑设备的车子难以继续前进,又加上天色已晚,为了安全起见,记者一行只好放弃再有半个小时路程的目的地,在边巡站就地采访了边防道班后,迎着初升的大轮明月原路出山返回。

  陪同民警告诉记者,明铁盖达坂在柯尔克孜语是"千只公羊的山口"。明铁盖在帕米尔高原,中国与克什米尔间的山口,横穿喀喇昆仑山,海拔4,703米。中国通往巴基斯坦的N35中巴友谊公路由此经过(图中紫线)。由公主堡向前行进,过瓦罕走廊三桥,逆明铁盖河行驶约十余公里,便可看到中外著名的明铁盖达坂,那里雪山高耸,冰川形成的冰舌直泻山下。

  明铁盖山口是帕米尔高原上地势最开阔的河谷地带,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这个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一直是帕米尔高原上连接东西方丝绸之路的主干道。直到最近半个世纪以来,为了避开克什米尔国际争议区,当地沿着红其拉甫河建起了一条现代公路,红其拉甫成为重要的口岸,持续千年来往不绝的明铁盖山口从此冷落下来,渐渐被人们遗忘。

  当日下午,记者一行驶离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向南越过塔什库尔干乡,来到了瓦罕走廊的东端达布达尔乡,从波斯特多可特村向南进入石子路面,再从克吉可巴依向东,来到了特别禁区明铁盖。

  在排依克边境派出所,周明杨参谋向教导员张龙飞介绍了要去拍照大唐“玄奘取经东归古道”的事由,受到了盛情接待。

  在接待室里,张龙飞教导员向记者一行介绍了瓦罕走廊的简单情况。他说,瓦罕走廊是连接中国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的陆路通道,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历史上是中亚、南亚文明与华夏文明往来的交通干线,也是古代丝绸之路南线最关键的路段。僧人法显在书中描述经历帕米尔高原这一段路程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四顾茫茫,莫测所之,唯视日以准东西,人骨以示行路。”派出所所在地是瓦罕走廊最狭窄的一处,两边是高山,谷底这段宽仅一公里。这里常年大风不断,最冷时达到零下30度以下,气候特别恶劣。前些天还一直在刮大风。

  张龙飞教导员指着身后的谷地告诉记者,瓦罕走廊又称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尔,大概位置在帕米尔高原南端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从地图上看,阿富汗那一块像伸出一只长手的地方与新疆接壤,这就是瓦罕走廊。当年唐玄奘离开大唐前往天竺走的就是瓦罕走廊,而马可波罗来中国也是从瓦罕走廊进来的。可以说,瓦罕走廊对中西方文化经济交流做出了一定贡献。今天我们所说的瓦罕走廊全长大约400公里,东西走向,其中在中国境内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3至5公里,剩余大部分300公里基本都在在阿富汗境内。

  实际上,到了清朝,整个瓦罕走廊都是属于中国的,但最后经过英国和俄国的一番操作,中国最终只得到了一小部分。1895年3月11日,英俄签订了《关于帕米尔地区势力范围的协议》,划定两国在帕米尔的势力分界线,将兴都库什山北麓与帕米尔南缘之间的狭长地带划作两国间的“隔离带”,这条“缓冲地带”就是瓦罕走廊。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与阿富汗政府就瓦罕走廊边界问题进行最后签订,由此确定了中国与阿富汗的权责归属。

  作为东西方交通的要冲,以及南亚次大陆的战略屏障,阿富汗历史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民族迁移之途。这也就是曾经的大英帝国、苏联以及现在的美国想要把控阿富汗的主要原因。阿富汗地方虽好,但却不易控制,稍微不留神就会被“帝国坟场”吞噬。当初苏联执意要占领阿富汗,就是看重其多方牵制的能力,而且也可以将阿富汗作为跳板进入印度洋。美国的设想与苏联近乎相同,就是想通过控制阿富汗进而同时对俄罗斯、中东以及中国形成战略威慑和牵制。

  可以说,瓦罕走廊连接了中国和中亚甚至中东地区,这对于我们中国来说,战略价值是巨大的。因为从这里穿出去就是阿富汗,再没有比这更便捷的道路了。通过瓦罕走廊,可以很快进入阿富汗这个亚洲东西南北交汇之地。然后经开伯尔山口,就能南下印度次大陆。这不仅有利于中国与西边的国家进行经济文化交流,而且还可以将其作为中国向西发展的一扇大门,尽管中阿边界并不长,其战略意义之大不言而喻。

  “你们要去的这段路已经下过了雪,你们又不知道路,就让我们的民警阿布都赛米陪你们去。”张教导员介绍完情况说。

  离开之际,记者将毛主席像章分别佩戴在张教导员和陪同前往的民警胸前,以作最好的赠念。

  车子行驶在石子铺就的搓板路上,一路颠簸。越往前走,路面未化的雪也越来越厚,车速基本在20-30迈行驶。

  从主干道左行,车子驶向了另条雪路,也就是竖立着“玄奘取经东归古道”石碑的这条中巴明铁盖沟口方向的道路。路上,我们先后遇到了多名巡逻护边员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民警阿布都赛米和周明杨每次都会主动下车,去询问巡逻和道路情况,都会与他们相互交流,握手道别。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车子在一排土黄色的执勤房前停了下来。经过询问,前边道路雪厚路滑,没有安装防滑链的汽车难以安全上行。我们只好在这里稍作停留和休息,准备原路返回。

  塔吉克族号称是自愿义务守卫国门的民族,许多塔吉克牧民自愿迁到塔什库尔干南部的瓦罕走廊和热斯卡木等处,长期在这里垦牧戍边,与移民管理队伍一起担任边防重任。

  在返回的路上,周明杨参谋告诉记者,中巴友谊公路原来叫喀喇昆仑公路,为修筑这条公路,中国共投资2.7亿人民币,先后有2万2千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及筑路工人参与建设。公路从喀什穿越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帕米尔高原和喜马拉雅山西端,经过中巴边境口岸红其拉甫山口,南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全长1224公里。其中中国境内的是G314国道415公里,巴基斯坦境内N35国道809公里。在巴基斯坦境内,中方援建路段长达613公里,平均1公里就付出了一个人的牺牲。

  车子刚刚驶出巡边道班那条山谷拐向返回的西边大道时,一轮犹如巨大车轮的乳黄色明月在谷底山口方向升起。月光下的雪山与谷地在一片浅蓝色的轮廓中显现得那样明净与平静。

  大自然出奇的付出,为人们渴求和平与幸福开创了新的思路。建设“一带一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幸福安康和繁荣带来福祉,其使命任重道远。这就是丝路古道带给人们的福音,也是带给和平的希望。

  瓦罕走廊对中国具有极大战略价值,对中西方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作用。同时面对的挑战与危险也是存在的。比如阿富汗境内的恐怖主义很可能通过瓦罕走廊对中国进行渗透。实际上过去十几年间,我国在瓦罕走廊边境地区部署了许多防控措施,基本上可以保证恐怖主义不会渗透进来。另外中阿两国政府也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双方经常在边界地区进行类似反恐的军事训练。中国有能力处理好这些潜在风险,会在不久的将来,把这条几乎被人忘记的山谷,重新让她焕发出靓丽的风采,为祖国边疆和中西亚带来健康发展的福音。

责任编辑:陈红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