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中国媒体新闻网

商旅中国

新闻热线:021-39526292

投稿邮箱:864972658@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

我的童年〈二十八〉

发布时间:2020-10-09 09:53:15来源:中国媒体新闻网 浏览:编辑:陈思静

  我童年时期的回忆

  作者 赵建林 王淑艳 龙马负图寺 导师 王淑艳

  《一》、<母亲的回忆>!

  母亲的回忆中告诉我们,河南老家那些年闹灾荒,河南有一部分人都跑到陕西 渭北一带逃口饭吃。有人下苦力,有的做买卖,有的靠手艺吃饭,没能耐的就靠逃荒要饭:不管是哪一行,都是为了个肚子圆。那时候,河南孟津老家也来到百水很多人,我的爷爷 奶奶,外婆 外公,七姑子、八大姨,还有我的叔伯兄弟,父亲朋好友:母亲说:最多的时候,每天大约有40口人在我家轮流吃饭。在那段时间 父母总是忙里忙外 总想给大家安排好些。不过我父亲在当地人缘好 面子也大,有很多当地朋友愿意来协助来帮我父亲。我的外公是个铁匠,在当地开了一个铁匠铺 ,零打碎敲,给当地周边村的老百姓做一些小铁器生活上的用品,赚到一些生活上的补贴,又给当地的生产队修好了不少大的农用工具,深受老百姓的好评:有些生产队给我外公拿来不少粮食,解决了外公全家的温饱问题。河南人不怕苦 也很聪明,有人会做木工活:这里的老百姓家里,放的家具都是 些笨重家具,坂箱 板柜 条机,和一些老式家具。河南人一般做的家具都比较高大 样子好看!当地没有的两米高的三合门大竖柜,高底柜,梳妆台镜子柜,这些新洋版很受当地人的欢迎。还有当地的 烧砖 鼓窑洞 盖房子,当时这些下力活基本上都是河南人干的。那时候老家不管去多少人,我父亲都很热心接待 想办法安排,都要给老家人找一碗饭吃。至到现在,还有不少过去受我父亲帮助过的朋友、经常问候、还派孩子们来看我母亲。

  《二》、<母亲的叙述>

  那段时间!我父亲还在县政府商业部门是个小领导,管了几个染布的染房,几个供销合作社。那时候市面上有些高档商品都要证券,手表 自行车 缝纫机,吃的白糖,全都要票。我父亲在这进货渠道上有些门路,给乡里乡村 的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我的母亲是个好裁缝,做一手好缝纫活,给当地老百姓免费 缝缝 补补, 剪剪 做做,得到了当地的老百姓的尊敬和爱戴。母亲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父亲经常不在家,母亲每天还得照顾好我们姊妹六个,还得操劳家务,还在当地的缝纫社上班。但是我母亲身边有很多好姐妹,经常到我家帮母亲忙里打外。河南到陕西说话方言有些差别,沟通有点难,但说话的意思一样。特别是陕西渭北一带,看山不山 丘岭地带,全是陕北的老土话,方言“秦腔”老陕话,确实有点不好沟通。方言主要是发音不同!完了 说“毕了”, 不行 叫“未了”,坏了 说“日塌了”:来吧说“啦啊”,去吧 说“掐啊” 直走 说“端走”,到那里去 说“到啊达掐”,到哪里去 说“到物达掐”,鞋子 说“孩子”,裤子 说“衭子”,上衣 说“袄”。到外边去玩玩 说“到外头浪浪”,说吧 叫“念传”,孩子 说“娃”,姑娘 说“女子”,把媳妇说成“袖子”,下午 叫“后晌”,把家里人叫“屋里人”,把盛水的缸叫“翁”。把红薯,叫“红苕”,把玉米 叫“包谷”。大 叫“拖”,小 叫“碎”…。

  《三》、<母亲的叙述>!

  陕西人生活习惯一天两餐:早餐正常在十点半到十一点,晚餐正常在五点半到六点半:大人小孩都喜欢挤炕头上睡觉,吃饭也在炕上放个小方桌:亲亲 朋友来了也要请上炕头。一年四季就要三季烧炕,只有到了下季不烧炕。河南人吃的是饺子,陕西人吃的是“角角”:而且包的饺子象大毌指头那么小:蒸的馍馍也是一口一个。陕西的面食有各种花样、各种吃法!把荞面打成面糊糊放在滚水锅搅成稠乎乎在盛到碗,然后浇上蒜水 放点香油和油辣椒,一点一点的转着旋着吃,那才叫真香:本地人叫“搅团”。把搅团放凉后,再浇上作好的调料水陕西人 叫“碗坨坨”。把荞麦面 打成面糊 放入瓢里 “一个葫芦两个瓢” 瓢底有12个小洞洞,一点一点漏进滚水锅里,盛到碗里,浇上调料水,本地的特色,本地人叫 “漏漏” 河南叫面鱼鱼。把小麦面打成稀糊糊,把专用的罗底擦上油,把面糊摊薄在箩面 放入滚水锅里,几分钟就成了面皮,切成面条放进碗里,再浇上调好的料水、味道吃起来真美,本地人叫“张箩箩”也叫面皮子。把擀好的面在卷成野菜放进笼里蒸熟,配蒜水辣椒油本地人叫 “自卷”……。这里的特色风味 小吃多了……。

责任编辑:zhouhui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