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中国媒体新闻网

商旅中国

新闻热线:021-39526292

投稿邮箱:864972658@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发布时间:2019-08-12 06:04:55来源:封面新闻 浏览:编辑:陈思静

  封面新闻记者梁波 段意茜发自重庆

  驾跑车,违规掉头;暴脾气,扇人耳光;爱飙车,扣分自称随意销……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7月30日,被多个视频曝光后,重庆保时捷女司机李月有了新称谓:“重庆帽子姐”。

  接着,老公童小华是派出所所长,本人从事土石方生意等“黑历史”,被网友一一翻出。作为又一个网红,“重庆帽子姐”连续多次荣登热搜榜前三强。

  8月5日,消失几天后,“帽子姐”通过一家熟悉重庆政经圈的自媒体首次发声,并以“跳江”之决心,致歉!

  网友却不太买账,质疑此为“洗地”,揪住所长老公“手头管恁个多土石方”,开始新一轮穷追猛打。

  李月,土生土长于重庆渝北区木耳镇学堂村五组。这里距重庆城区仅8公里。

  走红前,李月是学堂村“李五妹”,是渝北土石方生意圈“月姐”;走红后,除“道歉想跳江”发声,原本喜欢拍网络短视频“抛头露面”的“重庆帽子姐”,玩起了消失。和她一起玩消失的,还有丈夫童小华及其家人。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帽子姐”因何而红?喧嚣之后,怎么又玩起了消失?耐人寻味!

所长童小华

  “我今天没看到他!”

  8月6日晚7点,重庆渝北区石船派出所值班室,值班民警刘警官一边翻阅材料,一边回应“童所长是否被停职”的提问。

  童所长,全名童小华,石船派出所所长。

  据重庆市公安局官微“平安重庆”8月1日通报证实,童小华系“重庆帽子姐”李月的丈夫。公开资料显示,童小华任石船派出所所长已超过三年。

  刘警官称,童所长到底“是配合调查”,还是“接受调查”,“我们都不清楚”,“又没跟我们通报”。

  同样,关于童所长去向,几位警保人员也给出“不清楚”的答案。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石船镇,位于渝北区东部,属重庆两江新区开发区核心区。从渝北区政府出发,车程32公里。从童小华和“帽子姐”的居所山语涧小区出发,导航显示里程36公里,一路畅通,最短耗时需42分钟。如遇早晚高峰,则需一个小时左右。

  “童所长开的是一辆宝马。”当李月红色保时捷进入公众视线之后,丈夫童小华的宝马座驾,也被网友踢爆。这个信息,也得到了石船镇多位居民的证实。

  杨先生,从事摩的生意,曾与童小华有过多面之缘。

  他说,有几次堵车,童所长开车经过。他看见童所长从宝马车驾驶室下来,指挥车辆让开,因为他说“我要去开会。”

  童小华离开后,见很多人不知道去者何人,杨先生会给大家介绍:“他是童所长。”

  这一切,和个性张扬、脾气火爆、衣着惹眼的李月相比,所长丈夫童小华的“人设”,要低调得多。

  和刘警官一样,镇上多位居民证实,已有好几天没看到童所长了。

  “老婆出了那样的事,肯定不好意思再来上班。”一位居民自问自答时,还不忘问一句:“他是不是遭了哦?听说他老婆从事土石方生意,挣很多钱。”

  “别乱说,童所长多好的一个人!”久鸿商店老板娘赶紧打断这位居民。

  这位老板娘说,事发当天,通过手机,很多人都看到“帽子姐”扇人耳光,以及自己被扇耳光“帽儿飞了”的视频。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当时,没人在意女司机是谁?只是觉得帽儿被扇飞的样子,很好耍。

  后来,有眼尖者认出来:女司机就是童所长的老婆。

  眼尖者能认出来,主要是那辆保时捷跑车,以及她的打扮。

  据公开资料显示,童小华调任石船派出所任所长,已超过三年时间。

  “她来派出所,我亲眼见过一次。”一位杨姓居民说,有一天,他去派出所办事。当看到一辆跑车停在院内,因认不出来品牌,心生好奇。“有朋友告诉我,这辆车是跑车,保时捷,值一百多万。女司机是童所长的老婆。”

  晚8上点,镇上居民,要么邀约一起打麻将,要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当然,话题总会不自觉的提到童所长和他的老婆。“这个话题可能要持续很久,不晓得童所长还会不会回来继续当所长哦……”久鸿商店女老板如是说。

  据工人日报报道,“重庆帽子姐”事件发生后,重庆市公安局于8月1日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处置,决定责成渝北区公安分局成立调查组进行深入调查。

  截至目前,调查结果暂未公布。

李五妹

  相比石船镇,“帽子姐”李月出生地——木耳镇,离重庆城区仅仅8公里。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顾女士坐在自家院内,正目睹着城市高楼,一栋接一栋地朝她扩张而来。

李月的老家——重庆渝北区木耳镇。

  获知“帽子姐”时间,顾女士要比石船镇居民早一点。认出“帽子姐”是李月,她也要早一些。“毕竟,我认识她20多年了。”顾女士说。

  顾女士的家,离“帽子姐”李月的老屋,距离不超过800米。

  顾女士于1996年搬到学堂村。有一天,她听女儿说,有个漂亮姐姐给她买东西。后来见面,认识了这位漂亮姐姐就是李月。一来二去,两人熟悉了。

  据顾女士介绍,李月土生土长在渝北木耳镇学堂村五组,并非网传湖南人。李月父亲名叫李某堂,已去世多年。母亲尚健在。包括李月在内,其父母生育有五个子女。李月排行老五。儿时,邻居称她“李五妹”。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李家几姊妹都漂亮。李五妹更是从喜欢打扮。喇叭裤,吊带装,白帽子,这三样,当时最时髦,她也最喜欢。”顾女士说,初中毕业,李五妹就和同村人出去打工去了。可能去了昆明,也可能去了瑞丽。几年过去,回来时,李五妹愈加时髦。“听说是做旅行社生意,挣了不少钱。”

李月初中旧址。

  除长相漂亮,李五妹脾气确实火爆。

  顾女士说,有一次,李五妹见有人欺负老实人,她还主动跳出来,与人理论,大吵了起来。“她那脾气,天生的。”

  打工归来,李五妹跟着二哥二嫂做过砂石生意。再后来,就听说经人介绍,李五妹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方条件差,但在派出所工作。

  后经证实,男朋友就是童小华。“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网上说李五妹二婚三婚,完全是胡说。她和她老公都是一婚。”

  顾女士的上述说法,得到镇上多位同龄居民的证实。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一年到头,除春节和清明节回村扫墓,李五妹很少回来。最近几年,李五妹会开着保时捷跑车回来。因穿着时髦,车又拉风,所以回到木耳镇,全镇妇孺皆知。

  这一次,李月再次成为全镇谈资。不过,多数人评价为“就是脾气暴躁惹的祸”。

  事发前,李月的身影曾在古路镇乌牛社区村民委员会大院里出现过。

  “她穿的很时髦,开的是跑车,所以我的印象很深。”一位女士说,当时,社区办李子采摘节,来了很多漂亮女士。“帽子姐”是最惹眼的一个。在院里,“帽子姐让人给她拍了一段视频,发到了网上。”

  发布这段视频的短视频账号,名叫“二小姐”。“帽子姐事件”发生后,网络上疯传的关于“帽子姐”视频,几乎都出自该账号。

  目前,该账号还较为活跃。当网友质疑“二小姐”就是李月时,“二小姐”辩称,她不是。李月只不过是其所在美容院的客人,以前两人耍得来。“那些短视频,确实是月姐让我拍的。不过,目前已经全部删除了。不删?难道留着找事蛮?”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至此,“重庆帽子姐”过往留存网络的视频,正在悄然消失中。

孤独的老母

  李五妹回来少,具体在外做什么生意,镇上居民不太了解。不过,李五妹的母亲,却是木耳镇人眼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李母,姓黄,今年已年过七旬,孩子们喜欢喊她“黄婆婆”。

  据多位本地居民证实,一年中,有八成时间,黄婆婆独自一人居住在一栋两层楼的民房里。

  这栋民房,紧邻着加油站,离木耳场镇差不多一公里。房子属李月四姐所有。

  8月7日,“帽子姐事件”发生已过去一周。“五妹出事前,我经常看见黄婆婆在路边走来走去。有时,她还无理取闹地与人吵嘴。”一位老大爷说,最近这几天,则少有见到了。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民房外公路堡坎下,有几块菜地。一位中年人正在锄草。据这位中年男士证实,前一天,他见过黄婆婆。当时,她好像找人给她梳了头,因梳的不好,或还是咋回事,黄婆婆还把人家个吵了一通。平日里,邻居们也不愿与黄婆婆来往,因为她总喜欢吵人。再加上她和自己饲养的鸡鸭混居在一起,大家就更不愿意和她交流了。“身上总有一股鸡屎味。只要她一说话,大家都会借故离开。”

李月母亲居住的民房。

  顾女士说,据她了解,并不是李五妹几姊妹不管不顾黄婆婆,而是老太太十分倔强,自己不去。说是要留下来,照看房子,要养鸡养鸭。“我几乎每天都看到她儿子——李月的二哥——李二娃提着吃的,去那边去看她妈。”

  顾女士的说法,得到学堂村村干部文副书记的证实。

  文副书记说,截止目前,村里还没发现证据证明李月几姊妹不孝顺。年轻时,黄婆婆与李月父亲关系不好。李月父亲去世后,随着年岁越来越大,她的脑子似乎有点问题。“所以当她本人不愿意,家里人只好将就她了。”

  黄婆婆独居房屋,紧邻国道公路边,没建围墙,就用高速公路隔离钢丝网,简单围了一下。院子很小,里面堵放的杂物,乱七八糟的,与白墙完全不搭调。更不搭调的,是布满蜘蛛网和灰尘的门窗,以及生锈的窗栏杆。

  透过窗户往里瞧,几只鸡正在屋内转来转去,鸡屎味扑鼻而来。正门紧锁着。透过门缝,隐约能见有被褥铺放在地上。

  据曾帮老太太提过水的一位居民介绍,屋里很脏。加上鸡鸭关在里面,里面味道确实很难闻。

  “帽子姐穿得很时尚,开的车也是豪车。很难想象,她能让她妈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位居民说,这样的环境,与李月本人居住的山语间小区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李月的二哥,当地人称“李二娃”,住在木耳镇贵格俊嶺小区里。8月7日,在小区里,李二娃夫妇俩情绪很是低落。面对访问要求,两人拒绝了。关于母亲的去向,两人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做土石方生意

  8月5日,一家与重庆政经圈很熟悉的自媒体,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李月的首次发声。

  “帽子姐”李月称,她做的土石方,就是工地平土。这里面有很多环节,她做转手生意。“从以前到现在,我做的土石方,都没在老公管辖的辖区。”

  李月还称:“我以前跟他说,你手头管恁个多土石方这些,给我介绍点撒?老公从来都不予理睬。”

  对此,网友们提出质疑:“派出所所长竟还管土石方?”

  8月6日晚,石船派出所。

  值班民警刘警官称,他从没见过“帽子姐”。这次通过网上才知道,童所长老婆叫李月。

  童所长“管恁个多土石方”的说法,刘警官将声音特意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我们管不到,我不晓得那个东西。我也没接触过土石方。”

  截至目前,李月到底如何经营其土石方生意,尚属一个迷。据重庆当地媒体报道,童小华出任派出所所长职务已超过10年。2010年之前,在渝北区任职。2010年至2013年,曾离开渝北区,调任渝中区菜园坝派出所任所长。2013年至今,又回到渝北区任职。

起底重庆保时捷女司机:从城郊“李五妹”到渝北网红“帽子姐”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童小华选择回渝北区,并愿意到相对偏僻的石船派出所任职,理由是“郊区事少,相对自由得多。”

  8月1日,重庆市公安局通报称,已责成渝北区公安分局成立调查组,依纪依法调查处理童小华与妻子李月相关情况。

  截止8月10日,调查进展如何?渝北区公安分局暂未作通报。

  “应该快有结果了……”8月9日晚,一位重庆警察如是说。

责任编辑:陈红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微信二维码